【太芥】仲夏之死

*非常抱歉借用了三岛先生的书名。大概和原文并没有关系,只当成胡言乱语就好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太芥

按你的要求,我把这件事写了下来。这个故事是关于我的朋友、我的上司和我的下属的。事实上我从未想过我有一天会要写下这个故事,或者说并不是什么故事,只是一个傻子被一个疯子带领着开的玩笑而已。那两个人的名字,一个是芥川龙之介,另一个是太宰治。

我名叫中原中也。年轻的时候我和太宰治曾经是死对头,从工作上到生活中,每一处都是我们能够争论的议题,我曾经在这上面同他浪费了很多口舌,有时候是一些互相的拳打脚踢。局势是压倒性的——他身手太差,于是较量往往从大动干戈到轻易结束。当年他为我...

【全职/喻黄】GLORY Stay Night 07

06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吃过饭时天才大亮,黄少天把喻文州留在下边收拾东西,自己跑上了阁楼。角落里放炼金材料的箱子一直堆到了天花板,黄少天一个个检查过后把手伸进一个缝隙,不出意外地摸到了一个扳手,用力扣了下去。
“前辈?”
喻文州已经上楼来了,他小心地绕过地上堆积的杂物,向黄少天身边走了过去。黄少天没有说话,两眼紧盯着缝隙里隐约的蓝光,朝喻文州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直到黄少天放松下来开始搬箱子时,喻文州才开口:“前辈发现了?”
“这里面果然有鬼。”黄少天放下一个灰扑扑的箱子道,“你父亲真是够厉害,自己一个人能找到这么多东西,如果可能的话真想见识一下……来把这个搬开...

【全职/喻黄】Avis (上)

一个突发的HPparo,大概就是跑跑日常吧。
Avis·飞鸟群群。
暂且标上好了。
小孩子真可爱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

“文州你要吃巧克力蛙吗?”车厢门刚打开,黄少天就风风火火跑了进来,还拖着一堆行李,“我现在口袋里有十三个金加隆五十六个银西可和四十七个铜纳特,我算算……可以买多少来着……”
“你还说要买比比多味豆呢。”喻文州帮他拿过快要散开的口袋,顺便抽紧了系带放到了座位上,“坐哪边?”
“坐你旁边啊!”黄少天放下他的行李擦了擦汗,“文州你只带了这么多东西吗?我妈妈一定要让我带这个带那个...

【全职/喻黄】重音

感谢前几天的一个匿名聊天,给了我这样一个灵感。
@Chezelles 也祝檩宝生日快乐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

喻文州走进宿舍的时候,走廊里已经没人了。他没有开灯,借着手机屏幕的光轻手轻脚走到了床边。室友早就睡了,喻文州回忆了一下,估计着他应该是今天消耗太大才这么累。毕竟今天的战术性考核他通过得并不轻松,说不定也有点紧张的成分在。
手机屏暗了下去,喻文州正在换衣服,看到它很快就熄灭了。对面楼上的LED灯闪得厉害,从房间里看简直惊悚得像鬼屋。
宿舍自然不是鬼屋,没什么好怕的,更别提喻文州在鬼屋也没怕过。他正要拿去拿手机,屏幕...

【全职/喻黄】GLORY Stay Night 06

定个小目标,希望下半年每个月更新都有8篇……

05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前辈不要去休息一会吗?”喻文州去给他拿书,“一直脑力劳动也会疲惫的吧。”
“我自己有把握,况且我恢复起来也挺快的,这种活不干白不干对吧?”黄少天把喻文州往房间里推,“说起来能这样做事感觉已经是很久以前了,虽然死后世界挺无知无觉的不过还是不舒服……你快点去睡,我昨天是不是说过?不对,是今天早上,熬夜坏处多了去了,所以早点休息!”他语气里带了点威慑的意味,“当心长不高啊。”
“前辈昨天就这么说了。”喻文州反手抓住门把固定住自己,伸长手臂去拿桌上的一本笔记,“况且现在刚到时间,将来还是能长高...

【全职/喻黄】GLORY Stay Night 05

拖了很久……脑洞溢出了……
04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黄少天这时神色舒展了一些,一只手抛了抛那只烧瓶:“很不错嘛,这些细节都能留意到,比我见过的大多数人都厉害多了。还有今天中午,冰雨都贴着你的脑袋削过去了,就不怕我临时改变真的伤到你?”
“一是相信前辈身为剑圣的分寸,二是相信我的判断不会出错。”喻文州倒也落落大方,“况且虽然过程看起来十分惊险,所得到的却能超越这种损失。”
黄少天微眯了眼睛:“你在利用机会?”他扬起了尾音像在询问,语气却不容否定地盖戳,不想喻文州摇头微笑:“在制造机会。”
黄少天被他这话呛住了,他重新审视着喻文州,良久才点头道:“既然你这么明白,我也就不用解释了...

【全职/喻黄】GLORY Stay Night 04

03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喻文州翻了翻手里的书,点头补充:“还有些医术方面的东西,应该也是这第三个人写的。”
黄少天一愣,很快反应过来:“你说这点我还没留意到,不过想想确实……”他放低了声音自言自语,“这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呢,难道……”
正在记录本上写写画画的喻文州没听清:“什么?”
“一点猜想,现在还说不清。”黄少天坦言,“不过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做过记录之后没什么别的安排,喻文州对着一张表格划了几道,宣布今天任务完成可以休息了。黄少天好奇地翻了翻喻文州的本子,指着一个边角笑了起来:“你画画还蛮不错的嘛,挺有天赋,说不定将来还能当个测绘师什么的。”
“测绘师?”喻文州把几...

【全职/喻黄】有猫饼

来源是一个月前去花鸟市场,看了一群猫……各种意义上的摸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天下午阳光不错,喻文州坐在他店里的躺椅上看书。摇椅晃晃悠悠地催得他直犯困,他索性仰面躺下,把书扣到了脸上。正在他半梦半醒快要睡着的时候肚子上忽然一沉,他的瞌睡彻底给搅没了。喻文州拿下书来睁眼一看,一团姜黄色堆在身上,不偏不倚压着他的胃,还随着他呼吸的节奏调整了一下形状。
喻文州一愣,从躺椅上直起身来。那一团东西车轱辘似地滚落在他的膝盖上,摊开来一看,是只没多大的小奶猫,坐在他腿上喵呜一声,歪着脑袋看他,像是也在犯瞌睡。喻文州把它抓起来仔细看了看,小猫的瞳孔还不会像大猫一样缩成一条线,在阳光里天真无邪地...

© 安布莱 | Powered by LOFTER